浙江横店圆明新园:两位八旬老人的“梦想之作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1-07 17:51
  • 人已阅读

  横店9月30日电(记者 柴燕菲)每天有超过10个剧组在此取景拍摄,每年将近七成的国产古装剧产自于此,素有“东方好莱坞”之称的影视之城——浙江横店,引领着中国影视行业发展的风向。

  从1996年开发建设以来,横店影视城就走过了二十余年不凡的历程,在这一路的波折际遇中,圆明新园的建设是其中最为艰难也最为宏大的一项。

  在即将到来的十一,横店圆明新园之新长春园将开始试营业。充满西洋风情的欧式宫殿,圆明园的象征“大水法”喷泉,欧式迷宫黄花阵等与古典皇家园林相映相衬……新长春园的建筑雍容端庄,中西合璧,可以说是横店圆明新园中最具浪漫的一个景园。畅游其中,82岁的徐文荣和他的20多年的老搭档张先春思绪涌动、感慨万千。

  用“苦难童年、风雨青年、奋斗中年、成功老年、伤感暮年和劳碌终年”总结自己一生的强人徐文荣,终于在有生之年得偿所愿。

  花甲之年结缘横店 共造东方好莱坞

  横店人徐文荣至今仍习惯以农民自称。1975年,41岁的他白手起家办起了缫丝厂,之后用“母鸡下蛋生小鸡”办法以厂办厂,到1990年组建了横店集团。

  1993年,徐文荣突发奇想想要发展旅游产业,几年后,导演谢晋的到来为横店未来的发展点燃了引线。当时正准备拍摄大片《鸦片战争》的谢晋在全国各地选景,跑了多个城市和景点还是没能找到合适的地方。最后,“病急乱投医”的他回了原籍地浙江,考察了正在搞文化产业的横店。

  谢晋找到了徐文荣,徐文荣看着他说:不认识。别人介绍,这是谢晋导演,拍电影的。徐文荣还是一脸迷茫:拍过什么电影?尽管不知道谢晋为何人,但是这不妨碍徐文荣捕捉机遇,他敏锐地意识到,这是横店做大文化产业的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。为抓住这个机会,徐文荣与谢晋第一天签协议,第二天看现场,第三天就炸掉了三座山。同时以3个月为期限接下了建“19世纪南粤广州街”的单子,包括120栋房子、一条珠江、一座塔。

  为了保证工程进度,徐文荣派了120支工程队同时进山,每支队造一栋房子,白天晚上、下雨下雪不停工。为了解决仿旧建材紧缺的问题,他们甚至买了从坟墓中拆下来的旧石板铺路,找工厂用柴火烧制旧瓦。

  3个月后,建筑面积达6万多平方米的“19世纪南粤广州街”拍摄基地落成,这是横店影视城的开端。

  也就是在这时,徐文荣结识了被导演陈凯歌称为“大帅”的张先春。

  1937年出生的张先春小徐文荣两岁,出生于合肥的官宦之家,20世纪50年代就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,从影40余载,参与拍摄了近60部经典影视剧,是国内资深的电影美术师。同时,张先春也是“19世纪南粤广州街”的设计者。

  为了请张先春担任横店造景总设计师、艺术总监,徐文荣多次赴京求贤,几经恳请之下,出于回报横店对《鸦片战争》的支持,同时也被徐文荣的真诚和魄力打动,张先春最终接下了这个重担。

  这两位加起来超过100岁的老人,做起事来却像个精力充沛、敢闯敢拼的年轻人。一个心怀大志敢想敢做,一个受人之托忠人之事,徐文荣与张先春这对黄金搭档没有犹疑,立刻投身到了横店的发展规划中去。

  针对横店没有资源可供旅游的实际,张先春认为:影视是手段,旅游是目的,文化是灵魂,形成规模,营造中国好莱坞,加强专业化管理,本子进来片子出去才是横店的路子。这段前瞻性的构想,为横店未来的发展勾画出了清晰的方向。

  电影《鸦片战争》一炮打响后,横店随即在影视行业崭露头角,正在筹划《荆轲刺秦王》的陈凯歌慕名前来。虽然电影里的主要场景秦王宫完成设计已3年,但受困于场地和资金始终没有落实,影片的拍摄进展缓慢。经过商榷,徐文荣拿出1亿元,炸掉5座山,用8个月时间建起了一座巍峨壮观的秦王宫。

  这两次合作让徐文荣尝到了甜头,也坚定了他将文化产业做成横店招牌的念头。此后,徐文荣相继投资30亿元,由张先春负责设计,二人联手打造了清明上河图、明清宫苑、梦幻谷、大智禅寺、屏岩洞府、华夏文化园等13个影视基地,将没有名山大川、不靠海临湖、没有旅游资源的横店变成了全球最大规模影视拍摄实景基地,据此建立起了文化、旅游相结合,可持续的横店新模式,也让横店在中国影视产业的发展史上烙下了属于自己的坐标。

  古稀年岁再踏新程 协力复活圆明园

  ,徐文荣宣布退休,交班给儿子徐永安。彼时,横店影视城已经是中国惟一的“国家级影视产业实验区”、全球规模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。

  四年后,已经退休安享晚年的徐文荣收到了很多影视界朋友的建议,希望横店建一部分圆明园的景,以用作影视作品的拍摄。不久之后,徐文荣读到了法国著名记者、作家和历史学家伯纳·布立赛的一本书,书中记录了英法联军洗劫圆明园的史事。这本书在法国引起很大的轰动,作者倡议重建圆明园来赎罪,并表示,中国如果重建圆明园,相信国际上有很多基金会愿意赞助。

  这件事让徐文荣对建设圆明新园有了新的认识,并且有了更加坚定的信念。

  谈及为何要复活圆明园,徐文荣说:“我想圆明园被洗劫,是中国的耻辱,现在法国人都承认错误了,为什么不重建起来呢?我要建的圆明新园,是要让现在的孩子们认识到我们祖先的智慧和创造力,让各国的朋友见识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,在这个基础上让人们认识到和平的重要性,化悲痛为对和平的向往。”

  就是在这种信念的支撑下,已经退休颐养天年的徐文荣重新出山,决定将“全球最大影视基地”的规模推向新的高度。这一回,他再一次拉上了已经准备告老还乡的张先春。

  曾协助香港导演李翰祥拍过《火烧圆明园》的张先春对圆明园有着很深厚的感情,虽然拥有一定的实践经验,但是要复原这个素有“万园之园”之称的建筑群谈何容易。

  由于圆明园留存资料不多而且很分散,为了更准确的还原圆明园的原貌,张先春购买了凡能见到的国内外涉及圆明园的大量资料,作深入研究,因地制宜规划设计。他登门拜访了罗哲文、王道成等著名圆明园专家和国内古建筑专家,找到圆明园设计者“样式雷”的后代进行深入了解,去国家图书馆、北京大学图书馆及私人家里收集资料,赴仿建圆明园的各地实景进行考察。

  与此同时,张先春还专门成立了北京50人设计研究工作室,带领手下人马连续三个月进入北京圆明园遗址公园实地考察丈量。

  从提出建园开始,在徐文荣的调度下,各项工作有条不紊进行着。最终经过长期的准备,全景图绘制完成,全园126组景园图设计也顺利进行。

  ,73岁的徐文荣出现在北京的发布会上,宣布将在横店投资200亿元建设圆明新园。其中,130亿元用于文物回收和复制,70亿元属于建设资金。

  令他没想到的是,横店要复活圆明园的引发热议,徐文荣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有人说他纯粹是“商业炒作”,有人说他“劳民伤财”,甚至还有人骂他是“商人沾满铜臭味的破坏”……建园之事长期争议不断。

  春夏之际,一纸文件摆到了徐文荣案上,由于项目审批和土地问题,横店圆明新园项目搁浅。

  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,徐文荣病倒了,圆明新园寄托着他的期望,其中的曲折和所费的心力只有自己才能知晓。然而,倔强的他没有放弃,两位老人商议过后决定:圆明新园的建设照常进行!。

  “省内不建到省外建。不建好圆明新园,我死不瞑目。”这是年已古稀的徐文荣给出的承诺。

  在张先春的主持下,景观设计等项目继续推进,同时对整个项目进行全新的规划升级,将圆明新园分春夏秋冬四大苑和冰雪乐园、动物乐园、高科技游乐场馆及各项配套设施。圆明新园不再是圆明园一成不变的翻版,而是要以国际视野来规划布局,建造融中华文化与世界多元文化的超大型国际性文化乐园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,占地6200多亩、实际投资300亿,按1:1比例复建北京圆明园95%建筑群的圆明新园正式开园。这项工程,为横店创造了35000个工作岗位,两位老人呕心沥血的付出终见成效。

  一年多来,凭借恢宏的气势、秀美的风景、丰富的文化与精彩的表演等特点,圆明新园吸引了大批的游客前往游玩,同时,还获得“度中国文化旅游最佳区域大奖”、“全域旅游示范基地”等众多荣誉。如今,即将在10月1日进入试营业阶段新长春园也已蓄势待发。

  据悉,新长春园以圆明园的长春园为蓝本,复建了含经堂、海晏堂、大水法等长春园内60%左右的景观,创新增加了英、法、美、俄、日、德、意、奥等国的精美特色建筑,印度、沙特等14国的异域风情街及可容纳3000余人的现代化大剧场,既有雍容端庄、金碧辉煌的中式建筑,还有充满异域风情的西洋景观,中西合璧,生动重现了圆明园当年的辉煌气象。

  “我遗言都写好了,圆明新园没建好,下一代要帮我建。建设横店圆明新园,是我的一个梦想。如今梦想实现了,我个人的梦圆了,也为国家文化的大发展做了贡献。”徐文荣如是说。

  耄耋之年老骥伏枥 为民创业永不停息

  大多数人猜想,横店圆明新园建成后,两位八旬老人该休息了吧?结果,现实又一次让人出乎预料。

  ,徐文荣82岁,张先春80岁,两个头发灰白的老人依旧忙碌在横店建设的一线。

  横店宗教文化的发展蓝图已在两人手中打开:横店中尼佛教文化园建设图纸已经绘就,位于大尖山顶佛光普照横店的百米释迦牟尼卧佛形体骨架正在施工,新布达拉宫地基已开始整理,房车基地已经启动,五万亩森林公园的规划已经完成,通往圆明新园的山洞准备开挖,新的多条道路正在抓紧建设……

  与此同步推进的是,横店梦幻科技品牌输出到国内外多个城市,杭州运河文化园正在紧锣密鼓建设,杭州湾15平方公里文化项目正在洽谈。为了加快文化全域化步伐,徐文荣又提出了许多新奇妙的设想。跟随他的脚步,最佳搭档张先春又开始了南宋城、火车博物馆等项目的规划设计……

  对于40多年的创业创新之路,徐文荣感慨万分,一路走来,有初创时“找米下锅”的艰辛,也有商场获胜的喜悦。82岁高龄的他,此时早已宠辱不惊,“但有一点一直不变,那就是立足家乡,为横店人民谋福利,无论是当初创办丝厂还是现在建设圆明新园,在这一点上我始终没有动摇过。”

  5月15日,在山东济南举行的一次高规格会议上,徐文荣捧起了中国旅游产业的最高奖——飞马奖的奖杯。他是浙江省度唯一获此殊荣的民营企业家。

  在徐文荣的办公室里,挂着两幅字,一幅是“中国梦”,另一幅是“中国横店梦”。圆明新园之梦,不但是徐文荣、张先春两位八旬老人最大的文化梦想,也是横店人的梦想。

  一个梦想实现了,又一个新的梦想紧接着而来,抬头望远,梦在前方,追梦,圆梦,虽然年岁已高,但徐文荣与张先春却不服老也不服输,仍然坚守初心,迎接着下一个命运的挑战。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