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冠希回港 无惧“追杀令”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2-20 16:02
  • 人已阅读

天,闷热闷热的,一丝风也不,让人感觉到喘不上气来,空气似乎被静止了,树上的叶子在树枝上纹丝不动,过了一下子,风起头变大了,树叶从枝上落了上去,往地上一看,已满是树叶,天地面的闪电像一条银龙在地面起飞,那隆隆的雷声似乎有人在天空擂鼓。 伴随着电闪雷鸣,天地面下起了雨点,落在地上,收回“啪啪”的声响。豆大的雨点一下子却酿成了“线丝”,像瀑布同样从地面下降上去。 雨,落在汽车上,溅起有数晶莹剔透的水花;雨,落在屋檐上,像一朵朵怒放的花朵;雨,落在雨伞上,收回“呯呯”的响声,小朋友们在顽皮的把雨伞转起来,飞溅出一朵朵美丽的“伞花”。 雨中的车辆行走的很慢,司机们都翻开了雨刷器,把雨水刷掉,免得雨水恍惚了视线,影响开车…… 风雨当时,一道彩虹像一座美丽迷人的桥挂在天涯。马路旁的树上的叶子,被雨水冲洗得干干净净;再看地上,有土的处所已酿成了“泥路”,细心看,还有蚯蚓钻来钻去,地皮格外坚实。 孩子们等于如许,在雨中嬉戏、顽耍;当然,也有人忧?、烦心。雨后的景致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。